永不言弃的火花

一个沙雕写文游戏的集散地

我们的故事

#规则请走这里

#下划线部分为统一设定

#故梦小生 part-bg


“你能改改你这乱甩刀的毛病吗?每次下本都甩我一脸血!”


白澈不满地抹了一下脸,嫌弃地对着坐在石头上休息的人说道。


“就你事儿多!要不是我及时赶来你就直接回复活点了好么?”


说罢,岳岚将他的双刃单柄长刀倚在石头旁,静坐下来一边吃着天竹药回满状态,一边暗自偷笑着白澈的可爱。

 

“关闭前,是否保存已编辑的文档?”

 

“未保存,正在进入睡眠模式。”

 

电脑睡眠后,岳岚又习惯性的点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大口。烟草的麻痹效果是他保持清醒的有效途径之一,还有就是酒精。随着第一口浓浓的烟雾被吐出来,电子表整点报时的提示音又一次响了起来,“滴-------”,岳岚看了一眼时间,“2019年12月24日04:00”似乎被什么震动到了神经,于是他赶忙打开电脑,继续编辑那未完成的小说。

 

他的手指在键盘上疯狂地敲打着,大大的黑眼圈包围着他眯起的双眼,身上的高级衬衫早已皱皱巴巴破破烂烂,手边点着的烟顾不得抽都已经燃尽,他就是不停地写着,一段又一段的故事。此刻,他应该是没有表情的,他仅仅是用那因为太专注而略微张着的嘴呼吸而维持着生命,时不时地用右手用力的揉一揉干巴巴的眼睛,只是这一次不小心碰倒了手边的酒瓶子,飞溅了一桌的酒把电脑浸湿。“腾”的一声,屋子一片漆黑。一瞬间的黑暗让岳岚感觉全世界都消失了一般,他忽然有感觉到了一丝迷失之感,是的,他太久没有休息了,反应也变得迟钝。几秒钟后,他眨了眨眼,随之而来的,是声嘶力竭的哭喊,他一边哭着,一边拼了命地想打开那随之冒着电火花的电脑,大叫着“不要!不要!不要!”。当他意识到电脑可能因为电路损坏而再也打不开时,他开始疯狂的对一切他能拿得起来的东西进行破坏,叮叮当当的各种巨大响声配合着午夜安静的气氛,就如同岳岚这五年来的每一刻的心情一般,痛苦,矛盾,纠结。

 

岳岚消耗掉了他那所剩无几的精力后,瘫软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时,手机突然亮了起来。他用最后一点力气点开了留言信箱,听到好久没见的好哥们在电话里留言道:“嗨,老岳,又是我,胖子。小说,写的怎么样了?以前也没见你这么爱些东西啊,真不知道你怎么就跟写文干上了,而且就算你丫的写你自己的故事,这么久也总该结束了吧,难道你还想整个连载啊!今天晚上哥几个去撸串,大家都挺想你的,能来就来啊!放了我们好几年鸽子了,怎么也该出来一次了吧?有些事该让它过去就让它过去,日子还得继续过啊,你说是不是?赶紧给我回电!”

 

留言的结束也带走了这屋里最后一点声响,留言信箱已经堆积到437条,他知道今天的失控是前所未有的,要不然他还是会继续与世隔绝,丝毫顾不得理会任何留言信箱里的消息。此刻他的大脑已经停止了思考,蜷着身子倚靠着床沿,只剩下手指胡乱的向上翻着留言信箱,眼神满满的流露着绝望。“嘟”,他不知怎的,手指随意点了一下,一条很早的留言开始了播放,

 

“岳岳,是我!小白。你怎么又出去跟哥们喝酒啊,还不接我电话!气死我啦,说好的陪我一起刷本练级,都多久没陪我好好打游戏啦!是不是不爱我啦!你说!还有,明天是圣诞节,你答应给我的生日礼物可别忘了!不然你就死定啦!哼,早点回来哦!我下班就乖乖回家等你。爱你~”,“嘟,嘟,嘟”......

 

岳岚又一次抑制不住地痛哭起来,极度的心痛和惊慌让他猛地把手机扔出了窗外,就在他扔出去的同时,他的手指也因身体的颤抖而抖动地划到了下一条语音,那是小白留给他的最后一条语音,“嘟......岳,我已经在回家的出租车上啦,嘿嘿,想你!其实我一直在想,我们一起玩的这款游戏剧情真的好棒,等把它打通关后,我们根据它一起写一本小说怎么样?主人公就用我们俩的真名,嘻嘻,想想都觉得激动!哈哈,你好好陪哥们吧~我一会就到家啦,到家就.....嘟,嘟,嘟”。

  

2014年12月24日18:43,“下面插播一条新闻,幸福家园附近一辆水泥车与一出租车发生事故,水泥车侧翻压倒在出租车顶,车内司机与一女乘客当场身亡,大车司机受轻伤,目前道路正在处理事故中,请其他车辆注意选择其他路线,并注意交通安全”。

 

岳嵐又一次站了起来,把冒着火花的电脑扔在一边,从抽屉里拿出笔和纸,打开满是灰尘的台灯,用力的抹了一把眼泪后,继续写着:“你能改改你这乱甩刀的毛病吗?每次下本都甩我一脸血!”


患有收集癖的鮟鱇

#规则请走这里

#下划线部分为统一设定

#Hera part-bg


 “你能改改你这乱甩刀的毛病吗?每次下本都甩我一脸血!”



白澈不满地抹了一下脸,嫌弃地对着坐在石头上休息的人说道。


“就你事儿多!要不是我及时赶来你就直接回复活点了好么?”


天知道岳岚刚清完身边的妖兽,扭头就看到盈盈一握的白澈小姐拖着她那根两米长的蛇骨鞭去摸Boss时有多心急。


“白扯女王,麻烦谨记您不是血牛也不是输出。你这样大无畏的牺牲并没有什么价值…”


“闭嘴吧你!再敢叫我白扯,你看我敢不敢拿鞭子勒死你!”


白澈猛地抽出腰间的蛇骨,在人族战士脚旁打了个响鞭,抽起一缕灰尘。其实真不怪岳岚这么絮叨,单单是他手里面的这把狂刀就赶上身边这位狂暴妖精的腰粗了。


“脾气怎么越来越大了啊,也不知道除了我谁能看上你。” 岳岚边嘟囔着眼睛却一直黏在妖族少女身上。见白澈闻言一顿,接着像什么也没听到一样梳理着瀑布般的金发,岳岚只得逃也似的下线了。


退出游戏之前岳岚照常扫了一眼游戏论坛。不得不说,这款仙侠主题的全息游戏能够脱颖而出,不仅仅是研发了比游戏仓更便捷的头盔作为终端,而且还首次采用了人工智能算法运行游戏,实现了NPC与玩家的无障碍沟通,大大的提高了玩家的游戏体验。

 

岳岚的视线很快被篇匿名发表的名为《全服最骚妖精白澈的嘴脸》的帖子吸引过去,评论更是恶劣:

 <忒装!私下不知道多骚才能把战力前三的岳岚勾得魂不守舍!>

<升级那么快,白扯扯的外挂开的太嚣张了吧!>

<连续12小时登陆,也不怕意识沉迷,为了上位也是拼了呀~呵呵>


本想退出游戏的岳岚此时越看越生气,不免在心中对白澈更加疼惜。更何况……岳岚烦躁地看了一眼游戏主页右上角的时间,凌晨三点。


「要是她现在还在线上,就一定告诉她!」

 

再次登入游戏,特别好友一栏的头像果然还亮着。待到他传送到白澈时,仿佛孝廉入画*,此时一袭白衣的妖族女子望着璀璨的星河美丽不可方物。

 

“没想到这里的夜色这么美。”岳岚不仅出声感叹道。

 
白澈闻言转过头来看着岳岚,眸光流转,令星河也黯然失色。男人更加紧张得犹    如不谙世故的男孩,磕磕巴巴地问道:“以后可以一直陪你看星河……” 


还没等说完,女子第一次冰冷决绝的打断了他:“我们不合适。”白澈转回头继续看向无垠的星河,让岳岚无法看入她内心的波澜。

 

“我有什么问题我可以改。我知道,你爱干净嘛,放心,我以后绝对会注意的。我也保证,我不会再叫你外号了。我,我也可以保护你!不会再让你受到别人的诽议……”


男人焦急的低头自说自话间,双手被慢慢地被牵了起来。抬头却瞧见了对面姑娘的眼神里流露出的是岳岚从未见过的绝望哀伤。

 

“不是你的问题,岳岚。是我,我已经回不去了。”

 

曾经战无不胜的男人此时猛然间觉得自己抓不住这一身白衣的少女。相握着的手如此真实,但白澈好像再下一瞬就会消散于身后的广阔星河。

 

岳岚明白,聪明如他当然明白她可以逃避的原因了。意识沉迷。白澈的意识彻底陷入游戏,已经无法于现实世界中唤醒她了。

 

“岳岚,太晚了。一开始也只是想多一些跟你相处的时间而已,但是现在,岳岚,我已经无法再说爱你了。”白澈颤抖着想要挣脱男人的手,不料却被抓得更紧。


“没事。”岳岚温柔地吻向女子,眼中的爱意同泪水一起滑落。

 

“没事的白澈。我爱你,我在这里永远陪着你。”

 

深夜,某大厦中的一台主机蓝光频闪自主运行起来,屏幕显示:

【No.0071097号人类收集成功 :) 】

 



*《聊斋志异之画壁》:朱孝廉误入壁画邂逅芍药。

 
 

喜闻乐见的掉马现场

#规则请走这里

#下划线部分为统一设定

#雨斜part-bl


“你能改改你这乱甩刀的毛病吗?每次下本都甩我一脸血!”


白澈不满地抹了一下脸,嫌弃地对着坐在石头上休息的人说道。


“就你事儿多!要不是我及时赶来你就直接回复活点了好么?”


岳岚毫不留情地怼了回去,“你对前辈能不能态度好一点?好歹我带你刷了这么多天的级,想想你这一身的装备哪来的?”

 

“装备当然是boss爆的,”白澈好笑地说着:“放放你前辈的架子吧,前两天谁哭爹喊娘,求着我要带我下本刷级的?”

 

一听对方要翻旧账,岳岚赶紧关了自己的麦克,作鸵鸟状。真不是他本性懦弱,但人总有那么几件——提起来就恨不得打醒当时的自己,并大喊:你清醒一点——的事情。

 

岳岚就是这样栽在了白澈手里,当时他正领着工头交代的任务,开着自己名为“你的小甜心”的人妖号,在地图上闲逛,四处勾搭落单的小哥哥。加了好友就一顿撒娇耍痴,嘘寒问暖,企图骗到对方的社交账号,进行下一步的诈骗。

 

一般有经验的普通玩家聊两句觉得不对,直接就举报拉黑一条龙,但白澈不,白澈秉承着“网络是我家,建设靠大家”的高级思想觉悟,和岳岚你来我往,在游戏里聊得不亦乐乎。

 

岳岚为了本月的业绩也是下了血本,自己起早贪黑又是清任务,又是下副本,才有了这个满级小姐姐,每天一身的橙装招摇过市,生怕别人注意不到他。

 

于是看到装备目不忍视,级数惨不忍睹的白澈时,职业直觉告诉他这要么是同行,要么就是个新人玩家,于是他毫不犹豫地上前搭讪。

 

岳岚本来觉得自己已经点满了聊天技能,加上这张符合绝大多数宅男玩家审美的脸,只要对方不拉黑,一定能顺利将对方套牢,成为自己的下一顿午餐。

 

结果没想到,遇到白澈真是棋逢敌手,俩人见招拆招聊得昏天暗地,每次岳岚觉得时机成熟了,主动递上自己的工作账号求加好友线下私聊时,都被对方以各种话题扯开或无视掉。

 

一来二去,岳岚知道自己碰上了难啃的骨头,他也想放弃这个目标,但令人惊奇的是,对方反而锲而不舍,每天只要自己一上线,身后就跟一个聒噪的尾巴。

 

聊天频道不停地闪烁,对方的消息一条接一条,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无微不至体贴至极,让岳岚这个大龄单身男青年甚至产生了一种有了个爱人的错觉!

 

岳岚觉得这不对,这很不对,自己是个骗子,被别人套路了这脸往哪搁?

 

“现在的宅男都这么空虚吗?”岳岚不仅一次地在电脑前问自己,认识这个白澈之后,他时常三省吾身:为什么缠着我?为什么缠着我却不加我?为什么不加我还要缠着我?

 

岳岚渐渐神情恍惚,和白澈聊天的时候甚至对自己的性别认知产生了动摇。他想一定是自己入戏太深,毕竟每天除了吃饭睡觉,自己都是个满级小姐姐啊!


于是他请了两天病假,这两天里他扪心自问,反求诸己,他魂不守舍,归心似箭。

 

白澈那要饭一样的装备,和不断闪烁的聊天提醒,已经成了他不愿醒来的梦魇。

 

终于在面子和精神都即将崩溃的时候,岳岚恶从胆边生,第一次在游戏中开了语音,冲着正在展示人物新示爱手势的白澈喊道:“老子是个男的!听到没有!你要么加我账号给我贡献午饭,要么赶紧的,消失!”

 

岳岚激动的男声从“你的小甜心”嘴里一出来,还没退团的玩家集体都被震撼了一下,画面实在太有冲击力了。


白澈也停下了他可笑的手势,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岳岚后知后觉地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耻,正想下线尿遁的时候,白澈打开了语音,可以听得出来对方笑得都快喘不上气了。

 

岳岚听着对方爽快的笑声,突然就不想下线了,觉得嘿,这声音还挺好听的!

 

“...哈哈哈那个,小甜心?你终于承认了啊,得了,我这几天也算没白辛苦。”

 

白澈把其余的人请出团,继续对岳岚说道:“我是兼职的工作人员,本名就是白澈,你可以上官网核对。我的工作就是净化游戏环境,游戏过程中碰到了,就捉捉你们这些蛀虫,有时候也给自己找点乐子。兄弟,你刚才的慷慨陈词我已经录音准备送审了,这个...”

 

白澈似乎忍不住又想笑,掩饰地咳嗽了一下才又说:“我的小甜心?不出意外的话你即将被封号。”

 

岳岚已经在电脑前石化了,一句mmp已在嘴边,但理智告诉他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满级小姐姐眼看就要羊入虎口,他急中生智又喊道:“这位爷,先别急着送审啊,咱打个商量,我这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我保证以后从良了!再给我次机会呗?”

 

白澈似乎很享受对方求饶的样子,笑道:“什么机会?”

 

岳岚福至心灵,狗腿道:“当然是带您练级的机会,你看,你每天这么辛苦,虽然一天都泡在游戏里,但完全享受不到游戏的乐趣。我都满级了,我懂啊!而且你看,我每天带你的话,就没有时间重操旧业,你等于是监督我,这不一举两得吗?”

 

对方似乎还在犹豫。岳岚有些急了,说道:“你还犹豫什么?浪子回头金不换啊,为了你我可都改邪归正辞职不干了。”

 

“我怎么知道你辞没辞职?”

 

岳岚一心证明自己以挽救自己的满级小姐姐,也存了点自己都没察觉的私心,不希望就这样和白澈分道扬镳,于是拿起手机当场辞职,并截图发给了白澈。

 

于是白澈收到了一个群聊天截图:

 

        凭岚而望:已被抓包,这月工钱不要了,告辞。

 

并显示凭岚而望已退出群聊。

 

白澈觉得自己可能碰上了个傻的,但也傻的可爱,于是问道:“你是凭岚而望?”

 

岳岚点了点头,马上想到对方看不到自己,于是说道:“对,这是私人账号了,这次能赏脸加我吗帅哥?”


End

热情小红伞

#规则请走这里

#下划线部分为统一设定

#Hera part


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夏日午后,知了声嘶力竭地卖弄使这本来就接近40摄氏度高温的繁华街道凭添了不少浮躁。女人们或是打着伞或是摇着扇子,就连男人都忍不住卷起路边的推销单扇起风来。不过炎热的气温并没有减缓行人的步伐,因此在十字路口穿梭的人群中,那两个慢慢放缓脚步的人格外引人注目。


“你…最近过得还好么?”

 

走过十字路口,还是沈航吭吭哧哧地说了第一句话,看着对面打着艳丽遮阳伞笑得温和的人,沈航不禁暗骂道: 


「我艹!怎么这都能遇到!」

 

现在的齐楚已经不是高中班里那个整天阴沉着脸,时常受人欺负的小萝卜头了,不过红伞下面那张清秀的脸依旧是苍白没有血色。

 

“挺好的,自从我转去南明师大附中,就无聊了好多。不过总算在这里找到班长了。”

 

最后一句齐楚说得很轻,以至于沈航没怎么听清楚。

 

“哦…哈哈哈…好就好,好就好!”

 

沈航抖抖因汗水黏在后背上的衬衫想着如何尽快结束这次的不期而遇。不是他不善交际,反而沈航自小八面玲珑,否则也不会连续被选为班长。只不过…眼前这个笑得温和的人,是他的人生污点。


 一开始不过是班长对不合群的小男孩开的一些玩笑,男孩依旧会一脸崇拜的看着他,对他的指示惟命是从。直到高三上学期齐楚的父母发现了自家孩子湿透的衣服,破烂的新书包才给齐楚办了转学。


齐楚转走后,就好像变成了沈航喉咙里的一根刺。随着成长倍受折磨,却始终无法对身边的人吐露心声。直到…今天的不期而遇。

 

还是齐楚先出口打破了尴尬:

 

“班长还是那么光鲜夺目。”

 

这声班长叫得沈航着实不自在,摆手敷衍道:

 

“哈哈哈,你现在才是大帅哥呢!追你的小女生恐怕得排长队了吧。”

 

“是真的,班长一直是人群里最耀眼的!”

 

齐楚认真的眼神让沈航一时语塞,借口说了句公司有事匆忙逃了。回到家趴在床上,他都在想着今天与齐楚的相遇。

 

突然,他打了个激灵。一股彻骨的凉意顺着后背爬了上来,他听见下午还夸过他目似朗星的声音在耳边温柔地说道:

 

“航航,撑伞找了你这么久,不还是被我找到了?这下没人能把我们分开了。”

 

漆血于伞面,制骨为伞柄,撑之昼出,人能与鬼通。

过去

#规则请走这里

#下划线部分为统一设定

#雨斜part


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夏日午后,知了声嘶力竭地卖弄使这本来就接近40摄氏度高温的繁华街道凭添了不少浮躁。女人们或是打着伞或是摇着扇子,就连男人都忍不住卷起路边的推销单扇起风来。不过炎热的气温并没有减缓行人的步伐,因此在十字路口穿梭的人群中,那两个慢慢放缓脚步的人格外引人注目。

你最近过得还好吗?沈航像以往一样,率先开了口。

站在他对面的男人看起来30出头,在这么热的天依旧穿着衬衫,只是解开了前两颗扣子。他强自镇定地推了推无框的眼镜,又不自觉地抿了下唇,终于直视了对方的眼睛,说道:“嗯,老样子,你呢?”

“我?当然是不太好,刚分开的时候吃不下睡不好,整天就抱着手机,等你复合的电话。”沈航诚恳地说道,然后笑了笑,正要好好描述一下自己如何艰难度日,又如何强自振作。

齐楚眼神却越来越冷,打断道:“是你提的分手。”

“啊?”对方明显楞了一下,“哈哈是吗?你看我这记性,咱分开得有5、6年了吧。”齐楚熟悉他这种吊儿郎当的腔调,只是再也无法自欺欺人地从中听出亲昵的调笑了。

可笑自己在刚听到对方说过得不好时,居然又升起了想要安慰的冲动。后面的话明显是随口的敷衍,但却竟然在说话者毫无知觉的情况下,真实地讲出了齐楚当时的状态。

两人认识的时候,都刚刚走出校园,在社会上要名气没名气,要背景没背景,只有不知哪来的自信和不切实际的梦想。

第一次见面也平常的很,是在新人入职聚餐的时候,齐楚记得沈航当时人精似的一顿饭下来和老的少的都打得火热。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两人之间沈航都是主动的一方,他主动地靠近,主动地搭话,主动地了解并迁就自己。这种和自己完全相反的性格,让齐楚不自觉地越来越关注他。等到注意的时候,已经深陷其中。

但他没想到的是,沈航也主动地提出了分手。

看着对方较之分开时内敛了不少的装扮,和挂在脸上曾令自己心驰神往的笑容,齐楚可悲地认识到,无论是5年前,还是现在,他都还依旧喜欢着他。

即使从未向对方表明过,即使在分手时什么都没有说,但谁能拒绝和忘记一个主动走进自己人生的小太阳呢?

沈航站在逆光的街口,齐楚恍惚了一下,仿佛这个人从未离开过,他闭了闭眼,终于笑了起来,向对方点了点头,最后说道:“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赶时间。”

沈航也没再说什么,两人错身而过,渐行渐远。


End

简介:一个沙雕写文游戏

突发奇想与朋友一起玩的沙雕写文小游戏。

因为对文章的喜好截然不同:

雨斜沉迷BE无法自拔,爱好玻璃渣。

Hera钟爱HE小甜饼,恐怖变态悬疑爱好者。

故梦小生则喜欢烧脑文。

于是诞生了这个游戏,即共同构建故事背景,然后分头续写一个短篇,看看到底会产生多大的差距。

来自几个哈哈党自娱自乐的倾情奉献